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文艺之窗文艺之窗

探寻新兴郡(上)——广安行政建置历史重大发现始末

发布时间:2016-05-04 作者:钟再原 来源: 广安方志网 点击:

    阅读提示

    南北朝时期,中国处于又一次大分裂时代,广安在这一时期的行政建置变化频繁。南朝梁大同(535-545)年间,在今武胜县境内始置新兴郡,郡治在汉初县(今烈面镇汉初村),其郡名有新建、兴旺之意。

    新兴郡的郡治确立在今武胜县烈面镇汉初村故城,是因为汉初县治位于嘉陵江畔,其地是经嘉陵江北走剑门天险、东出长江三峡的黄金水道。同时,新兴郡设立时,汉初县已有50来年的历史,基本形成了区域内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中心。

    因新兴郡这一历史沿革的新发现,武胜县境内行政建置有了8次变化,其顺序是:南朝齐始设汉初县,南朝梁始设新兴郡(领汉初一县),北朝西魏改新兴郡名为青居郡(领汉初、青居二县),南宋时更置定远县,同时蒙古国设武胜军,到元初设定远州(系原定远县、武胜军合并为州),不久又改定远州为定远县,至民国时再改名武胜县,并沿袭至今。

    2006年启动全市第二轮修志工作后,广安市地方志办公室多次组织修志人员到重庆、南充、达州等周边地区考察学习,在对方交换给我们的地方志及地情文献中,我们惊喜地发现:在今武胜县境内,历史上曾设置过新兴郡(后改名青居郡)。我们知道,武胜县最早于清嘉庆二十年(1815)编修了首部地方志,至民国续修;新中国成立后,到20世纪90年代,首轮续修了《武胜县志》。但遗憾的是,武胜的这些志书都没有记载今武胜县境内曾设立过新兴郡的历史。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一重要历史的遗漏呢?为此,修志人员经过近10年的时间,不断地查找搜集相关的古籍史料,多次深入治地遗址探寻考证,与周边地区专家学者进行研讨等,终于弄清了新兴郡的建置始末,破解了这一历史谜团,进一步完整了广安市境内的行政建置历史。

    新兴郡的设置背景

    历史上的郡是行政建制之名,始见于战国时期,县的行政建制始见于春秋时期。秦代以前,郡比县小,从秦代开始郡比县大。隋初废郡制,以县直隶于州,后曾恢复过郡,但不久又改回了。唐朝设州、县,但在武则天时曾改州为郡,旋复之。明、清时期称府。可见,历史上的郡较长时期相当于今地、市、州的级别,管辖不等数量的县。郡的出现距今已有2500多年。

    今广安市武胜县境内,历史上新兴郡设置的时代背景,正处于南北朝时期。公元420年刘裕篡夺帝位取代东晋,公元439年拓跋焘统一北方,以这两件大事为标志,开始形成了南北对峙的南朝与北朝局面。今广安市境域,历史上曾经被南朝的宋、齐、梁和北朝的西魏、北周等管辖过,是广安历史上行政建置变化最为频繁的时代。

    史学界认为,南北朝是中国处于又一次大分裂时代,历时169年。频变的9个王朝都是短命王朝,最短的仅有10多年。但是,在南朝梁(502-557),特别是梁武帝萧衍称帝前期,他目睹了南齐灭亡的惨痛教训,以史为鉴,励精图治,纳谏如流,重用人才,亲民减赋等,使梁朝一度鼎盛起来。不仅如此,萧衍的节俭更是出名,史书说他一冠三年,一被二年,他不讲究吃穿,衣服可以是洗过好几次的,吃饭也是蔬菜和豆类,而且每天只吃一顿饭,太忙的时候,就喝点粥充饥。在这方面,萧衍在中国古代所有皇帝中算是出类拔萃之辈。同时,在梁武帝自身多才多艺的影响和提倡下,推进梁朝文化事业的发展达到东晋以来最繁荣的阶段。萧梁一朝的文学之盛,在中国历史上能与盛唐和北宋比肩。总之,梁武帝初期的政绩是非常显著的,他在位时间达48年,在南朝的皇帝中列第一位。

    由于南朝梁武帝初期出现了政治、经济、文化和社会诸方面繁荣与稳定的局面,其境地扩展到了交趾(今越南北部,秦以后设交趾郡,治地在交趾县,即今河内)。于是,梁武帝对行政区划进行了大调整,新兴郡就是于南朝梁大同(535-545)中始置,距今近1500年,郡隶属于楚州(治地原重庆市市中心的巴县旧址,即渝州前身)。南梁时代,推行的是州、郡、县制,郡比县大,隶属于州。新兴郡治地设在汉初县(今武胜县烈面镇汉初村),仅管辖汉初1县,其郡名有新建、兴旺之意。在新兴郡设置的同时代,今广安市和周边市陆续出现了始安县(今广安区)、邻州、邻水县、邻山县(今大竹县前身)、流江县(今渠县)、蓬安县、垫江县、梁平县等行政建制的始设。可见,新兴郡的出现不是偶然和孤立的,而是在历史发展的进程中,因时代大变革、社会大变化的背景之下诞生的,新兴郡的设置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和作用。

    新兴郡为何设置在汉初县境内,并且郡、县同治呢?这就有必要追述历史上的汉初县与今重庆市合川区的历史渊源了。战国时期,周慎靓王五年(公元前316),秦灭巴、蜀国后,秦国于周赧王元年、秦恵王后元十一年(公元前314),在今重庆市合川区设亵江县(治今合阳镇)。据合川区1995年出版的《合川县志》载:“……垫江原名为亵江,取嘉涪二江在县城汇合之水如衣重叠之意,《汉书·地理志》误记为垫江,并沿袭至今。这说的是亵江县名使用300多年后,因班固编修的《汉书·地理志》误将亵江记为垫江,垫江之名就沿袭下来了。而后尽管几度改名为涪州、合州、合川等名,但都因江水而来。最初的垫江县辖地很大,辖今重庆市合川区全境,以及北碚区、渝北区、大足县、潼南县和遂宁、资阳、南充等市的部分区县,而辖今广安市境的大致范围是,原广安县(含今前锋、华蓥)渠江河东一片,广安县城区沿南(充)前(锋)公路左侧的广、岳境地,武胜县全境。历史上,今广安市境内先后设置的新民县(治今岳池县罗渡镇、大佛乡等)、和溪县(治今岳池县新场镇),均属合川之地析置。所以,亵江县(垫江县)是秦灭巴国、蜀国后,在川东北地区同时设置的3个大县之一,其余两县是宕渠县(治今渠县)、阆中县(治今阆中市)。这两个县境地约辖今巴中、南充、达州、广安、重庆市部分。这三个县距今都有2300多年的历史。不仅如此,巴国曾经在亵江(垫江)、阆中二县设立过国都,宕渠县曾设立过賨国,可见它们的地位都十分显赫,历史都很悠久。

    1995年出版的《合川县志》载:南齐时(479-502),齐高帝因贵州的僚人迁徙进入嘉陵江、渠江流域,故将东宕渠郡改为东宕渠僚郡,郡治仍在今合阳镇,属梁州辖。东宕渠僚郡辖宕渠县(今合川县)、平州县(今南充县南和岳池县北)、汉初县(今武胜县西关乡)共三县。从古籍版图上看,汉初县位于嘉陵江中下游,县治设在肥沃平坦的嘉陵江畔,其地是经嘉陵江北走剑门天险、东出长江三峡的黄金水道。同时,设新兴郡时,汉初县已设置50来年,基本形成了政治、经济、文化和社会的中心。诸多有利条件,新兴郡的设置和郡治确立在今武胜县烈面镇汉初村故城,郡、县同治,是历史的必然选择。

    因新兴郡这一历史沿革的新发现,我们重新梳理了今武胜县境内历史上建置沿革的演变情况。在今广安市境内最早设置的县是汉初县,从那时起,时至今日,武胜县境内行政建置有8次变化,其顺序是:南朝齐始设汉初县,南朝梁始设新兴郡(领汉初一县),北朝西魏改新兴郡名为青居郡(领汉初、青居二县),南宋时更置定远县,同时蒙古国设武胜军(系两国在交战中,于今武胜县境内同时代出现了两个行政建置),到元初设定远州(系原定远县、武胜军合并为州),不久又改定远州为定远县,至民国时再改名武胜县,并沿袭至今。在这8次变化之中,定远县名出现过两次,这实际上是复用之名,并非所谓的几次易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