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文艺之窗文艺之窗

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——宜宾

发布时间:2016-04-08 来源: 四川省地方志网 点击:

    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——宜宾

    悠 然


    人文地理与历史地理意义上的“丝绸之路”,不仅包括西北方向的陆上丝绸之路,还包 括 纵 贯 川 渝 滇 黔 桂 五 省(市、区),联结缅甸、印度,通往东南亚、南亚以及欧洲的南方南丝绸之路。

    南丝绸之路的雏形形成于春秋战国时期。二千多年来,南丝绸之路对于加强中央政府对西南边陲的政治控制,加强中国古代西南地区和南方各少数民族及东南亚、南亚各国经济文化交流、民族融合、文化传播起了很大作用。

    南丝绸之路国内重要节点有四川的成都、宜宾,云南的昆明、曲靖,贵州的遵义,广西的北海等地。其中,成都、宜宾具有连接南北丝绸之路重要节点的功能,笔者尝试以文引路,探究宜宾节点的形成渊源。

    宜宾成为丝绸之路的通道节点由来已久

    首次成为通道节点 秦时,为开发“西南夷”就修筑了以僰道(宜宾)为起点,连通 云 南 曲 靖 的 官 道 “ 五 尺道”,打通了西向路网,宜宾首次成为官道的重要节点;隋文帝开皇五年 (585) 起,从石门开始对“五尺道”进行修缮,并将道路延伸到了南诏的普洱一带,后世也称“石门道”。

    成为通道枢纽节点 汉武帝时,又以僰道(宜宾)为起点,修筑了“南夷道”,打通了经贵州通往两广的通道。“五尺道”“南夷道”这两条官道形成的网络基本覆盖了西南地区和华南部分地区,宜宾成了真正意义上连接中原,钩挂西南、华南的枢纽性通道节点,南、北丝绸之路也因此得以连通。直到现代,内昆铁路选线与“五尺道”走向基本吻合;川、黔、桂公路国道选线也与“南夷道”基本吻合;宜宾在攀西六盘水经济区域的中心枢纽地位依然彰显。

    中央政府推进西南民族融合的施政中心和前沿落地宜宾

    面向西南最早的区域施政中心 战国时,秦在宜宾地域就设有县级行政区僰道;西汉昭帝元年(前86),僰道县成为犍为郡郡治,宜宾成为面向西南最早的区域施政中心,管理着东到合江、南到六盘水、西到昭通、北到彭州的大片区域。

    统 领 “ 西 南 半 壁 ” 唐时,宜宾地域称戎州,中央政府在州治僰道县(宜宾)设戎州 都 督 府 , 管 理 64 个 羁 縻州、136 个县,近辖川南,远达今云南的蒙自、文山、曲靖、丽江和贵州的威宁、六盘水、毕节以及广西北部一带,史有“西南半壁”之称。

    征战的前沿 从汉晋时期起,宜宾军旅取用频繁,烽火不熄。三国时期诸葛亮南征平叛,两晋南北朝的拓边烽烟,明朝时的成华、正德之征和万历之役等平蛮战争诸多战例,都以宜宾为可靠的战略基地和前线指挥部。由于宜宾历史上独特的人文地理位置,从战国时期起,宜宾就是逐步形成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前哨重镇。

    各种主流文化通过丝绸之路在宜宾共存

    儒家思想成为主流社会伦理 随着中央政府通过宜宾节点经营西南,中原主流文化慢慢在宜宾生根。早在汉代,儒家思想就成为宜宾的主流社会伦理形态,并向西南地区传播和扩展。

    佛教成为主要的宗教信仰 佛教在汉代即由丝绸之路传入四川,在宜宾和川南一带的佛教是南北朝形成的禅宗。到明清时期,宜宾就有“五里一寺,十里一庵”之记,至清末仅宜宾城内的佛教寺庙及其宗教活动场所就达50 余处,在全宜宾区域有大小佛寺达 1000余处。

    在宜宾形成丝绸之路上的区域经济集聚中心水到渠成

    宜宾不仅是丝绸之路的通道枢纽节点和人文地理上的施政中心,更是丝绸之路上经济往来的集聚中心。

    经济集聚网络初成 唐时,戎州作为南方丝绸之路最主要支线石门道的起点,既是入南诏的使者出入驻扎之地,也成为汉蕃贸易的重要集聚中心。这期间,宜宾已经有了先进的农业和酱醋业、榨油业、麻布葛布纺织业、制茶业、药材加工业、酿酒业,为经济集聚中心的形成提供了物质基础。商贸集聚辐射上,向北经成都达西安连接北丝绸之路;向西至南诏大理,连接南丝绸之路;向南至姚州连接海上丝绸之路;东经长江连接吴楚。

    经济交流带动民族融合 随着丝绸之路沿线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交流的加深,在宜宾可见使节往返,朝贡回赐不断。到宋太平兴国年间,在宜宾首设茶马互市,推进汉蕃交易,并允许少数民族在州城居住。城之内外,数以万计的少数民族与汉人杂居,各民族空前融合,促进了各族的经济发展。当时的戎州被赞为“钩带二江,抚有蛮獠”“控扼石门、马湖诸蛮,号为重地”,经济聚集辐射功能得到极大体现。

    国际贸易代代相传 南丝绸之路初通之时,就有零散物资通过南丝绸之路在中原与印度等国交换。到明代万历之后,随着宜宾经济集聚功能持续发挥作用,苗族、彝族等同胞相继从昭通、遵义和毕节等地迁入宜宾境内。宜宾城区人口由明初的数千人,发展到清代的两三万人口规模。其时,缅甸、印度的珠宝、玉器、玛瑙、琥珀和棉花通过南丝绸之路进入宜宾市场,并转口北上;通过宜宾转接,将内地的食盐、生丝、黄铜、雄黄、鞋子、药材等商品经南丝绸之路源源不断地输往云南、贵州、缅甸、印度。在抗战期间,宜宾更是成为滇缅国际通道的重要转接点,承载着国际物资的分流功能。流功能。

    “搬不完的昭通,填不满的叙府” 清雍正乾隆期间,石门道再次修缮畅通,宜宾经济集聚中心地位再次彰显。叙州府(现宜宾区域)治三江口宜宾县城成为转输川盐入滇,滇铜、茶、山货入川的重要口岸 , 有 叙 州 府 “ 为 川 滇 门户,两省往来必经”之说。其时,三江口宜宾城内商贾云集,货如堆山,各省会馆达20 余家。云、贵、川三省的山货、药材、皮毛、生漆等物资经宜宾转口全国各地。上海、江苏、浙江、重庆、广东、广西、湖北等省的盐巴、茶叶、丝绸、棉布、五金等物资,在宜宾交易、集散后,经南丝绸之路远达印度、缅甸。宜宾享有“搬不完的昭通,填不满的叙府”之誉。

    宜宾不仅具有众所周知的区域发展现实优势,还具有丝绸之路的通道枢纽节点、区域施政中心、文化共生地、经济集聚中心的历史地理与人文地理传承,并经过一代一代“宜宾人”的拼搏不断得以固化与发展。宜宾必将沿着这个历史通道,努力实现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要节点区域的现实选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