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文艺之窗文艺之窗

又到腊梅花开时

发布时间:2016-02-02 作者:文/谯小松 来源: 广安方志网 点击:

     腊梅花开,春天已然不远。
        举家到这座城市已近十年,其时已是仲秋。两岁多的女儿第一次在家门口看到一排排叶子泛黄的树,好奇地问:“爸,这是什么树啊?”
        “腊梅树。”
        “为什么叫腊梅树?”
        “就是到腊月才开花的树呀。”
        “腊月还有多久啊?”
        “过年的时候。”
        “哦,过年了……我好想过年了。”
        穿过秋风呼啸,越过三九寒冬,她退去蓊郁浓妆,为此孤独守候,寂寞盛开。萧瑟的寒风挡不住你迎春的脚步,履霜的坚冰冻结不了你怒放的激情,馨香弥漫更显你的高雅。你用淡黄的花点缀冬日苍凉大地,幽远的香芬芳纷乱世间。你努力绽放生命中最美丽、最芬芳、最娇弱的精华,这是何等的坚韧和不屈,艰苦卓绝和义无反顾!

     腊梅花落,冬天渐行渐远。
        “爸,腊梅花开了,要过年了。”
        “是啊,你又大一岁了。”
        东流逝水,叶落缤纷,荏苒的时光就这样悄悄地消逝了。穿新衣,点鞭炮,年年如斯,岁岁如此。每逢寒意渐浓,腊梅便退却黄叶,绽开一树金花,相伴我们辞旧迎新。在你芬芳暗香中,我们嗅到了年味;在你迎风怒放中,我们共同欢庆;在你枯萎凋零中,我们迎接未来。腊梅与我,总是渐渐接近,偷偷远离,来不及招呼和辞别,早已过往激情洋溢的华年。

     腊梅花又开,四季不曾走远。
        “爸,什么时候腊梅又开花呢?”
        “当然,还是要等到过年的时候。”
        “哇,又要过年了。”
        冬天远去,芳草茵茵,时光豪不留情的穿透手指的缝隙。花瓣与梅枝相拥絮语,欲忍不离诉说着愁绪,终究挥泪告别,躬身离去。燕子去了,有再来的时候;杨柳枯了,有再青的时候;桃花谢了,有再开的时候。但是,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?悠长岁月平静,无事亦是蹉跎。在时间里面,我们什么也不能留下,痛苦或是快乐,死亡亦或是生存。
        朝花夕拾,捡的尽是枯萎;寒来暑往,过往皆为云烟。轮回的是季节,不变的是风景。站在凌冽的寒风中,漫天的雨正纷纷扬扬地侵入这座寒冷的城市。想着逝去的岁月,我们除了怆然泪下,剩下的就是等待腊梅的再次绽放。
        你若盛开,清风自来。你若凋落,倾听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