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文艺之窗文艺之窗

探访宕渠县遗址

发布时间:2014-10-17 来源: 广安方志网 点击:

    广安市地方志办公室  钟再原

     

    历史上的宕渠郡、宕渠县、城之名,对我们广安人来说既熟悉又神秘。史料记载宕渠郡最初辖宕渠、宣汉、汉昌(今巴中)三县,宕渠郡与宕渠县如我们建区之时,广安地区与广安县同设浓洄镇一样,郡、县治所同在城。随着第二轮修志工作的需要,我们对现属达州市境内的宕渠县、城遗址的历史、文物、资料等进行了实地探访考证,现整理成文以飨读者。

    十一月下旬,好不容易等来了晴朗的天气,我带着《广安市志》编辑部的编辑和请来拍摄资料的同志,一行6人来到了渠县政府办公大楼。县委常委、常务副县长老龚听了我们的去意后,立即安排渠县地志办的杨主任负责我们的接待考证等工作。下午四点钟,我们来到渠县文物管理所,黄所长在会议室介绍了位于该县土溪镇城坝村,宕渠郡治所的城遗址文物发掘、收藏以及未来规划等情况。并破例同意我们进入文物库房参观、拍摄影像等。因为现今收藏城遗址的文物,还未进行系统的整理、标注文字说明、布展和对外开放,目前处于保护阶段。我们入库时,每人要签两次姓名、事由等。同时,还要进行简单的入库防菌准备,管理非常严格。这也足以证明这些文物的价值如此珍贵。

    当两位工作人员带我们入库打开所有灯光开关和排湿通风设备时,那琳琅满目的文物展现在我们的眼前。这个文物库不足100平方米,中间有一横隔的竖墙,前后呈长条形。库房四周是存放的汉砖、汉瓦,一轮一轮由地面挨墙而砌,高有50厘米左右,少数呈桃红色,大多数为灰黑色。每一块汉砖四周都有不同式样而精美的图案。据工作人员介绍,现已收藏的汉砖有100多种图纹,全部是从城遗址发掘搜集而来,这是2000多年前城古老历史的重要物证。库房前一间屋主要收藏有生活一类的文物,在屋中间一个约两米长,近一米宽的玻璃贮柜窗中,摆满了陶瓷一类的餐具、茶具、贮罐等文物。尤其是那些碗、盆、壶等器具的图案彩色,非常精致,光彩夺目,与我们现在使用的同类东西几乎无差异。在第二间屋的贮窗中,摆满了军事类的文物,有各种长短和形异的斧、刀、箭、矛、盾等。看上去尽管锈迹斑斑,但那斧、刀、矛、箭、盾的形态,仍然显得刚劲有力。我们的祖先就是用这些兵器抗御外敌和征战沙场。工作人员小心翼翼地带着手套特地从小贮柜中取出了几件珍贵的铜、瓷器皿让我们拍摄和欣赏。库房的四角处还存放有出土的石、木一类的文物,有的木头几乎成了化石,如不听人介绍,使人分辨不出是木还是石。尤其是出土的新石器时代遗物石斧、骨针、纺轮、砍砸器。汉代的铜斧、石避邪摇钱树座、陶鸡、角钟等,栩栩如生。

    渠县志办陪同我们的老李60多岁了,他曾担任上轮《渠县志》文化社会风土卷的主编,这一轮修志再次出山,宝刀不老。他详细地介绍了宕渠郡、县的历史演变,城古老悠久的历史,以及广安县、流江县与宕渠县建置沿革关系的始末等等,为我们修志提供了有价值的历史线索。在春秋战国时,国都建在今渠县东北部的土溪镇城坝村处。秦朝设巴郡,两汉设宕渠等县(属巴郡,武帝元封二年属益州巴郡)。从东汉年代到唐朝,由于长达400多年的历史大变革,宕渠郡、县建置沿革变化比较频繁,但都是以城为中心而演变的。可以想象,2000多年前的城是川东北,乃至重庆部分地方,政治、经济、文化、社会的中心。

   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,我们从县城出发,乘车约一个多小时,来到了渠县东北部的土溪镇。下车后来到渠江边,等候轮渡过江。我极目远眺,此时那薄薄的晨雾慢慢飘移消失,朝阳从云层中露了出来。渠江两岸是一片肥沃而平坦的土地,一幢幢新修的瓷砖水泥民房分布在渠江沿岸的田园上,冬季的农作物长得绿油油,勤劳的村民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,一派生机蓬勃的新农村美景。在渠江岸上,陪同我们的文管所小李指着渠江对岸,向我们介绍:“我们看到渠江对面那一片大约25万平方米的开阔地,就是宕渠郡遗址——城所在地。自古以来这个地方就叫城坝,临城坝的渠江中有块大沙洲,名为中坝。整个地势沿渠江边由西向北呈U字型的长孤形。据目前探测发掘,古城遗址有3000多亩面积,城坝外围约有10处古墓群。集中在10多个农家院落处,分布有古城街道、治所遗址。有4-5处古时的陶、井遗址。据新校对出版的《华阳国志》记载:盖秦统一巴蜀人所筑。《寰宇纪胜》卷一三八亦云:“古国城在流江县东北七十四里,古之国都也。”故城在今渠县东北土溪公社南岸之城坝,见下文注。卢城未详。七姓有罗氏,《风俗通》作卢氏,“卢城”或是人中名“卢”或“罗”的氏族建筑。宕渠县按:上文据《秦记》云,“秦始皇时有长人二十五丈见宕渠,”则秦时已置县。两汉、蜀、晋因。《后汉书·吴汉传》李贤注:“宕渠,山名,因以名县,故城在今流江县东北,俗名车骑城。”按:宕渠故城即古城,东汉车骑将军冯绲增修,故名车骑城。唐宋地志皆云在流江(今渠县)东北七十里,即今渠县土溪公社南岸之城坝。其地距渠县城约八十里,这一带文物最多,冯绲父冯焕之神道碑今在,汉砖遍地皆是。西汉宕渠县包括今之整个达县、巴中地区及营山、广安、城口等县地。和帝分置汉昌、宣汉二县后,宕渠县辖今渠县、营山、广安、邻水、大竹等县地。

    我们上船登岸,来到离岸边100多米处,踏上了梦寐以求的城遗址,一块“城坝遗址”的文物保护标识立在平坦的台阶上。文管所的小李带我们先到城坝西面的张家、段家湾一带墓葬、古城遗址探寻。然后沿江而上,一路上看到零乱破碎的汉瓦、汉砖。当来到城坝中心地段,看到不少小院的村民,有的用汉砖砌猪牛圈舍;有的用汉砖砌院坝台阶;有的用它砌阴阳沟;有的几乎成了活化石的木头,用在地面搭桥铺路。田间地角到处都有整块、断裂的汉砖、汉瓦等遗物。见此状况,心中感到非常的遗憾和无奈。2000多年来,这些汉砖、汉瓦和木头经过日晒夜露,风吹雨打和霜雪之冻,仍然图案清晰,轮廓分明,坚硬不化,究竟是如何锻铸而成,无法知晓。但这不得不使人从心灵中感到震撼和骄傲,我们的祖先是多么的勤劳和智慧,多么的伟大。

    我们随小李继续深入城核心地带探索,当来到新房子、观音寺、李家院一带,有1多高300多米长的陶瓷窑场遗址,破碎的瓦、罐等物清晰可见,我们拍摄了大量的照片和影像,采访了口碑资料。小李带我们到一口2000多年前的老井处,该井有10多米深,已经干枯无水,井台、井壁用陶砖一类的材料砌制而成,完好无损。正当探寻活动快结束时,我发现一片菜地里,有一块完好的汉砖,用力抱起来,约有30斤,轮换3人才抱上汽车,运回了广安。量了一下该汉砖长35厘米,宽25厘米,厚15厘米,看来古人还是很讲究科学的,我们把它作为珍贵的历史文物留存下来,传之后代吧!

    下午一点多钟,在返程的渠江边等候轮渡时,渠县志办、文管所和我们去的编辑人员,畅谈了各自的体会,特别是结合第二轮修志工作,如何准确编修志书中的建置沿革和历史追溯等方面交换了看法。此次探访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:一是城为土城。从实地探访和参观出土文物,以及史料记载看,城基本上是就地取土而筑之,现在看不到城墙、城门、城内房屋遗留下来的基石。到处散落破碎的汉瓦,也可能是用来盖城墙、房屋之用,汉砖是用来砌坟墓的。据《史记》记载:“盖秦统一巴蜀人所筑……。”一个“筑”字说明了该城建造的概况。加之城坝临渠江边,既没有成片的石材开采,又受当时条件之局限,这就成了城为土筑之城。二是陶窑烧制。从实地察看陶窑遗址和发掘出来的文物看,烧制的汉砖、汉瓦数量之多,尽管距今2000多年了,仍然质地坚硬不化,图案非常清晰,说明古人的制陶技术如此精湛。从土地的陶瓷制品看,各种形状设计精美,图纹色彩鲜艳夺目,为之感叹而自豪。三是各类兵器。从土地的各种兵器形状和锋刃坚硬度看,古人锻铸技术非常之高,从当时的军事用途看,不亚于现在的核武器。四是感到遗憾。看到那么多汉砖、汉瓦、化石般的木头等,没有得到应有的管理与保护,深感痛心。这也说明社会各个层面还缺乏对文物管理和保护的意识。从已经搜集发掘的文物看,时至今日还没有一套完整的图片、影像资料和文字资料记载,今后又有可能出现当今人去考古当今人的现象。这是史志、文物工作者的职责,也是应该做到的事。从文物保护与开发来看,城遗址还未定为省级以上的文物保护之列,级别较低。应该说城不仅是现辖区域人的城,而且是川东北和重庆市部分辖区人共同的城,遗址面积之大,历史之悠久,出土文物之多,影响之深远。从现在规划开发的情况看,还需要用市场和经济杠杆的办法来运作。我相信不远的将来,一座打造恢复原貌的古老城之国,将会展现在人们的眼前。

    过江轮渡徐徐启航,我站在船头恋恋不舍地回首仰望,万里晴空,灿烂的阳光照在神密的城遗址上。此时此刻,感慨万千,浮想联翩,在脑海里仿佛梦幻般地再现出城的城墙、城门,宕渠郡、县治所的衙门与石狮,古时繁华的街道,勤劳而智勇双全的人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