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方志论坛方志论坛

广东水师提督李准捍卫南海诸岛主权的史料研究

发布时间:2016-11-16 作者:李有毅、谯小松、刘苏 来源: 广安市地方志办公室 点击:

     

    摘要:所谓南海仲裁案的“裁决”一出,便激起了全国人民的愤慨。南海诸岛自古以来就是我国固有领土,历朝历代志书中记载了诸多中国人民在南海生产生活、行使管辖权的史料。清朝末期,广东水师提督李准先后收复东沙岛,巡勘西沙群岛,捍卫了南海诸岛的主权。本文以李准为主要研究对象,以《李准年谱》《李准巡海记》《广东水师国防要塞图说》等史料为主要研究史料,以其他史料为佐证,论述李准捍卫南海主权的过程及其对现实产生的重要意义。
    关键词:李准 南海主权 史料研究
     
    2016年7月12日,应菲律宾单方面提出设立的南海仲裁案仲裁庭作出“裁决”,声称中国对南海海域没有“历史性所有权”,并否定中国主张的“九段线”。这种罔顾事实,肆意践踏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,作出并且公布严重损害我国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的所谓“裁决”,完全是一张废纸,也激起全国各族人民的强烈愤慨。
    南海诸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,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上拥有坚实的历史根基,对南海诸岛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。历史就是最好的证据。历朝历代的志书中,明确记载着中国人民世世代代在南海的生产生活、行使管辖权的史料。东汉杨孚的《异物志》记载“涨海崎头,水浅而多磁石。”“涨海”为我国古代对包括南海诸岛在内的南中国海的称谓,证明早在东汉时我国古代先民就在南海从事生产活动。南宋赵汝适《诸蕃志》记载,从唐代开始就将南海诸岛划归海南琼督府管辖。元朝在与爪哇岛战争时,更是将“千里长沙”(即今西沙群岛)划入海南岛的管辖范围。明清两代,我国政府又把南海诸岛列入广东省琼州府万州(今海南万宁、陵水县)管辖。
    清光绪三十四年(1908),广东水师提督李准前往收复被日本侵占的东沙岛。清宣统元年(1909),李准奉清政府指派,率队前往西沙群岛复勘,再次庄重声明南海诸岛是中国领土,确立了其主权。李准将查勘的两次经过全部记录在《任庵自编年谱》(2014年邻水县史志办编辑出版为《李准年谱》)中,成为南海诸岛是我国主权的铁证之一。
    一、确立南海诸岛主权的广东水师提督李准
    李准(1871—1936),谱名新业,亦名木,字直绳,又字志莱,号恒斋、默斋,别号任庵。清同治十年(1871)二月初六日生,邻水县太安乡太安里柑子铺李家坝(今柑子乡活水沟桅子湾)人。清光绪二十一年(1895),其父为他捐同知衔分指广西。是年冬,奉鄂督张之洞委办湖北赈捐,考察各项捐例,条分缕析,列表成册,一目了然。张之洞认为他很有能力,奏保以知府补用。
    清光绪二十三年(1897),奉各省纷纷委任办理赈捐事宜,捐得之款择其轻重缓急而分济各地。随后,李准帮助其父亲李征庸在短时间内筹得捐款,而受到嘉奖。
    清光绪二十四年(1898),李准升任广东钱局提调,次年兼任海防善后局提调和广东省厘金局总办。清光绪二十八年(1902),李准任广东巡防营统领,兼巡各江水师。之后他生擒盗首李北海和林瓜四,清廷特赏其“头品顶戴”,颁赐“果勇巴图鲁”名号。光绪三十一年(1905)四月,李准受慈禧太后召见,备受恩宠。五月接任广东水师提督,六月兼任闽粤南澳镇总兵,威震遐迩。在任期间,他驱除日本岛主,收复东沙岛;巡勘西沙群岛,代表中国政府首次宣誓西沙群岛的主权,被誉为南海主权第一人。

    李准全家人合影

     
    民国二十五年(1936),李准在天津病故,卒年66岁。

     

    二、收复东沙岛史料

    李准派水师提标右营游击林国祥(左)、赤溪协副将吴敬荣(中)、试用通判王仁棠至东沙岛(此图来源于邻水县史志办)

     
    广东省的东面有一座海岛,名为东沙岛,闽粤两地的渔民经常到此打渔,获利颇多,因而广东有谚语说“要发财,往东沙”。清光绪二十八年(1902)前后,日本商人西泽吉次发现东沙岛上鸟粪(亦称磷酸矿)资源丰富,有利可图,遂窜入东沙岛窃取磷酸矿向台湾出售。光绪三十四年(1908)六月三十日,西泽吉次乘船到东沙岛后,驱赶我国渔民,拆毁岛上天后庙,在岛上悬挂日本旗,竖立木牌,把东沙岛擅自改名为“西泽岛”,企图长期占据,并在岛上建筑码头、房屋、小铁路,肆意掠夺岛上资源和附近海域的海产。清朝政府听闻此事后,决定“派员前往探明,酌立标志,以杜外人觊觎”。于是两广总督张人骏按照清政府外务部的要求,一边搜集资料,一边派广东水师提督李准前往查勘。

     

    《李准年谱》记载:
    光绪三十四年戊申(1908),三十八岁。
    正月,接水师提都印于省城之天平街水师行台。
    ……
    又出巡外海,至距沙头八十海里之洋面,有岛竖日本国旗,异之。以为此为广东领海,何得有日本国旗飘扬于岛上?及登岸查勘,沙滩上横一木牌,标曰“西泽岛”。船员吴敬荣游戎曰:“此为东沙岛,西人呼之为希拉打士,向属中国领土。”当执日兵西泽而问之,据云“已经营于此二三年矣。向以此地近澎湖,以为台湾属地,故认为日本之领土。”当与力争,不许采取磷质、玳瑁、海带之类,已采之货亦不许动……回省请于安帅,电外部,与日本人交涉。日公使索海图证据,必中国二百年以前之图乃可为凭。
    王雪岑观察博览群书,以康熙间有高凉镇总兵陈伦炯着《海图闻见录》中有此岛之图,因送外部与日公使,证明为我国版土,交还中国,仍名为东沙岛。
    《李准巡海记》记载:
    ……粤之东有东沙岛焉,距香港一百二十海里,距汕头八十海里,在澎湖南澳之间,向无居人。闽粤之渔户常有至其地者……多有得其资财者。光绪三十三年春,余乘伏波舰巡洋至其地,远望有旭日之旗高飘。……。即下令定椗,乘舢板登岸。是有木牌竖于岸曰“西泽岛”,乃进而执西泽,询以何时侵占此岛。西泽曰:已二年余矣。余曰:“此乃我国之领海,何得私占?西泽曰:此乃无主之岛,以其距台湾不远,以为属之台湾,不知为广东属地也。问其经营何种事业?曰:取岛上之鸟粪,以为磷质及肥料,并采取海带玳瑂等物。……。余一面派人监视,不许再行采取各物,存货亦不许运去,乃回省商之张安帅,与日人交涉,交还此岛。外部索海图为证。……。遍查中国旧有舆图各书及粤省通志,皆无此岛名。王雪岑观察,博览群书,谓余曰:乾隆间有高凉总兵陈伦炯着《海国闻见录》,有此岛之名,即据此图与日人交涉,乃交还此岛。
    东沙岛原本就是我国领海内的岛屿,因其矗立在海中,风浪巨大,所以很少有人在该岛上居住。但因闽粤两地渔民经常到该岛避风,岛上资源丰富,从而获取了大量财富。广东水师提督李准作为清政府委派的官员,从日本人手中收复了东沙岛,宣誓了国家主权,保护了国家的领土完整,再次昭示了南海主权。李准收复东沙岛后也引起了清政府及清朝官员对领海主权的重视,从而成为李准下一步巡勘西沙群岛的前奏。
    三、巡勘西沙群岛史料

    伏波舰(资料图)

     
    宣统元年(1909),两广总督张人骏在与日本交涉东沙岛问题的同时,“因闻海南大洋中有西沙岛者,虑及长任荒废,亦将为东沙岛之续,于是始派副将吴敬荣等驾轮前往查勘”,自吴敬荣等前往西沙岛查勘后,于三月,筹办经营西沙岛事宜,又决定“一面饬令前往复勘”。三月二十一日,成立筹办西沙岛事务处,制订了“复勘西沙岛入手办法大纲十条”和“筹办处开办办法八条”,对开发、建设、保卫西沙群岛做出详密计划。随后,派广东水师提督李准率队前往西沙群岛复勘。

     

    《任庵自编年谱》记载:
    宣统元年己酉(1909),三十九岁。
    查广东之西尚有西沙十五岛,距香港约四百海里,距琼州之榆林港约一百二十海里。经吴敬荣、林国祥、王仁棠先会同粤海关船员往探,当会商安帅亲往探明……安帅极然余说。当调集伏波、琛航两旧兵舰分载前往。
    ……余带卫兵一排,以学生范连仲率之。木、石、漆、缝补匠若干人,小工百人,测绘生若干人,牲畜食料、格伙、淡水、煤炭亦足敷一月之用。
    ……始放洋察视各岛,与东沙情形相同,并无高山,不过海中之沙洲而已,大小不一。极大者亦不过三四十里,小者数里而已。每岛均命名刊字于珊瑚石上,建临时椰子树屋及桅杆,于岛上竖黄龙旗以为标记。历二十日,始趁好天气径向香港驶归。
    《李准巡海记》记载:
    东沙岛之案交涉既终,因思粤中海岛之类于东沙者必不少。左翼分统林君国祥,老于航海者也,言于余曰:距琼州榆林港迤西约二百海里,有群岛焉,西人名之曰怕拉洗尔挨伦(按即Paracel Is.),距香港约四百海里,凡从新加坡东行来港者,必经此线。……。余极欲探其究竟,收入海图,作为中国之领土,因请于安帅,而探此绝岛。安帅极然余说。……。乃以航海探险之事属之林君国祥,乘伏波、琛航两舰。
    余带卫队一排,以排长范连仲领之。吴君敬荣为伏波管带,刘君义宽为琛航管带。余乘伏波,以林君为航海之主,悉听其指挥。王君仁棠随行参赞。
    1978年2月《科学画报》42页文章《七十年前的一次科学考察——李准巡视西沙的故事》记载:
    公元1907年(光绪三十三年)的春末夏初,……。挂着黄龙旗的“伏波”“琛航”两艘军舰升火待发。管带舱里,广东水师提督李准同顾问林国祥一起在查阅海图,研究出航的路线……,经过一番周密、紧张的准备,五月二十二日午后,李准下令启椗。船队迎着徐徐的海风,缓缓出港,直朝西南方向的西沙群岛驶去。七十年前,我国对西沙群岛的一次科学考察就这样开始了。
    1928年6月《西沙岛东沙岛成案汇编》记载:
    测绘各岛。详测各岛经纬线度、地势高低、广袤若干、面积大小、内外沙线、水泥深浅、附近明暗礁石多寡、大小、形式、潮汐涨落、距水面若干尺、四时潮汐大小尺寸以及每季风候大小,何向为多。各岛出入所经航路、某岛至某岛距离若干,某处系花石底,或砂底。由西沙至三亚、榆林、崖州,轮行往来速率晷刻。以上各节,函商测绘学堂,遴送学生六名,带同前往,逐一详细履勘实测,各绘一图。另绘一总图,并详考注说,以资参考。
    《李准年谱》《李准巡海记》等史料较为详细的记载了李准勘察西沙群岛的整个过程,并在巡勘西沙群岛之前就对测绘工作作了充分的准备,《李准年谱》记载“当会商安帅亲往探明,绘成海图,以便呈鱼师、海港、军部、内阁立案”;《西沙岛东沙岛成案汇编》记载,他从测绘堂中遴选了六名优秀学生一同前往,还准备了测绘时所用的工具,绘制成总图、分图。
    民国二十二年(1933),天津《大公报》首次刊登了《李准巡海记》,之后《国闻周报》转载这篇文章,文中详细记载了李准勘察西沙群岛的数量及各个岛屿命名的过程。在李准勘察西沙群岛期间,共发现15座岛屿,其中有以“伏波舰”“琛航舰”命名的“伏波岛”“琛航岛”;因在岛上挖掘出淡水而命名的“甘泉岛”;以岛上珊瑚众多而命名的“珊瑚岛”,及以李准为邻水人而命名的“邻水岛”。其他岛屿则依据前往西沙群岛巡勘人员的籍贯而命名。
    《李准巡海记》记载:
    有名曰霍邱岛者,以余妹倩裴岱云太守为霍邱人也;有名归安岛者,以丁少荪太守为归安人也;有名曰乌程岛者,以沈季文大令为乌程人也;有名曰宁波岛者,以李子川观察为宁波人也;有名为新会岛者,以林瑞嘉分统国祥为新会人也;有名曰华阳岛者,以王叔武为华阳人也;有名曰阳湖岛者,以刘子怡大令为阳湖人也;有名为休宁岛者,以吴荩臣游戎敬荣为休宁人也;有名为番禺岛者,以汪道元大令为番禺人也。尚有一岛距离较远,约六十余海里,其岛长二三十海里,向名林肯,改名为丰润岛,以安帅主持大事也。
    《广东水师国防要塞图说》记载:

    此图来源于邻水县史志办

     
    西沙岛在琼州陵水县榆林港之东南,星罗棋布,延袤直自纬北一十五度四十六分至纬北一十七度一十七分五秒,横自经东一百一十一度一十四分至经东一百一十二度四十五分。共岛十五处,分为西七岛、东八岛。

     

    李准巡勘时,每到一座岛屿,都会将所到岛屿的经纬度、地势高低、面积大小、内外沙线等基本要素记录下来,后绘制成图。除绘制分图之外,还绘制出了一张总图,并详细考定,加以注说,方便以后参考。巡勘结束后,李准回到广东,将所绘之图呈于海陆军部及军机处存案。由于当时政府没有及时开发西沙群岛,民国六年(1917)开始,日本人就开始侵占西沙群岛。民国三十六年(1947)一月三十一日天津《大公报》发表文章《岂容法人觊觎西沙群岛》,对西沙群岛的侵占进行了严厉的驳斥。
    民国三十六年(1947)一月三十一日天津《大公报》《岂容法人觊觎西沙群岛》记载:
    西沙、东沙及南沙诸岛,向属广东省政府管辖,欲在台湾找点北伐政府治理时期的资料,颇不易得。现在□□关于粤省治理西沙群岛的史实如下:
    1907年,清廷曾派副将吴敬荣驾轮查勘诸岛。宣统元年,粤督张人骏复派吴敬荣等率领化验师、工程师、测绘员、医生、工人等一百七十余人,分乘伏波、琛航、广金三兵轮前往复勘,水师提督李准亦偕行,历二十二日始回广州。当时确定各岛名称,绘成总分图,力向清廷奏请及时开发。
    四、南沙群岛“李准滩”的确定
    1947年2月,接收任务完成后,由内政部绘制南海诸岛位置图、西沙群岛图、南沙群岛图等六种,及南海诸岛新旧名称对照表一种。从而以国家机构的正式名义确立了中国对南海诸岛的主权地位,对维护我国领土具有重要意义。在内政部公布《南海诸岛新旧名称对照表》中,为了纪念清末广东水师提督李准奉命率领水师巡视西沙群岛,捍卫我国南海诸岛的领土主权,将原南沙群岛中的“Grainger Bank”更名为“李准滩”,以示纪念。李准滩位于南沙群岛西部,在广雅滩南12海里,北纬7°46′—50′,东经110°26′—31′,南北长9.6公里,东西宽3.7公里。
    1951年8月23日,《人民日报》发表《南威岛和西沙群岛介绍》记载:“南威岛以及整个南沙群岛和西沙群岛很久以来就属于中国领土”。
    1975年11月24日,《光明日报》发表署名史棣祖的文章《南海诸岛自古就是我国领土》,11月25日《人民日报》转载此文章,该文指出:
    ……并于一九〇九年四月派水师提督李准、副将吴敬荣、刘义宽等率一百七十余人,分乘“伏波”“琛航”等军舰前往西沙群岛,查明岛屿十五座,命名勒石,并在永兴岛升旗鸣炮,公告中外,重申南海诸岛为中国神圣领土,当时岛上尚有中国渔民多人。此后南海诸岛是中国领土已为各国所公认,许多国家多次要求中国政府在南海诸岛设立气象站、无线电台和灯塔,中国政府也多次组织考察团进行资源调查,批准商人经营磷矿,继续开发岛上资源。
    1983年4月,由中国地名委员会授权公布的我国南海诸岛部分标准地名,对南海诸岛各名称进行了标准化的处理,共命名了287座岛礁,其中,仍延用1947年重定的“李准滩”。
    “李准滩”的命名,肯定了广东水师提督李准在捍卫南海诸岛权利上所作出的贡献,也再次证明了南海诸岛为我国固有领土,不容他人所侵犯。
    五、现实意义
    从《李准年谱》《李准巡海记》《广东水师国防要塞图说》等史料的记载中发现,广东水师提督李准于1908年收复东沙岛,1909年巡勘西沙群岛,两次宣布南海诸岛属于中国的领土,这对南海诸岛主权的争论提供了有力的铁证。
    其一,李准驱赶日商,收复东沙岛,在日本人刁难之下,据理力争,用史实证明东沙岛为中国之领土,表现除李准维护国家主权的决心,也宣誓了中国对东沙岛拥有的主权。
    其二,巡勘西沙群岛过程中,李准每登一岛,必勒石竖碑,挂旗鸣炮,命之岛名,宣誓主权,并将各岛之地形、面积等绘制成图,以为备案。至今西沙群岛中的岛屿还延用李准巡勘西沙群岛时的命名,如“甘泉岛”“珊瑚岛”“琛航岛”等,这一系列行动无不预示着西沙群岛为中国所有,再次重申了西沙群岛自古为中国固有之领土,不仅显示了中国在南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不可动摇的主权地位,还表明当时中国政府的管辖已不限于巡视,而是强调将开发、经营和建设融入其中。
     
    参考文献:
    [1](清)李准撰.广东水师国防要塞图说[M].未刊稿,据何正华所提供复印件.
    [2]陈天赐.西沙岛东沙岛成案汇编[M].广东实业厅发行,1928(06).
    [3]张良福.让历史告诉未来—中国管辖南海诸岛百年纪实[M].北京:海洋出版社,2011(01).
    [4]韩振华:我国南海诸岛史料汇编[M].北京:东方出版社,1988(07).
    [5]广东地名委员会编:《南海诸岛地名资料汇编》,广州:广东省地图出版社,第210页,1987(03).
    [6]记者.李准巡海记[N].国闻周报,第十卷第三十三期,1933年.
    [7]张任飞.岂容法人觊觎西沙群岛[N].天津大公报,1947年1月31日,第四版.